藏起來的貼現信貸風險

來源: 貼現    發佈時間:2010/8/2 下午 05:48:12
貼現銀行股看上去好。但是信貸需求逐漸下降,使其規模的擴張遭遇瓶頸,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發放的大量平台公司貸款的風險也漸次顯形,現金流缺口和貸款投向高度集中以及還款來源過於單一的風險已成隱患,風險將是未來半年乃至更長時間、更大區間內銀行被關注的最主要指標。

  銀行股看上去好。但是信貸需求逐漸下降,使其規模的擴張遭遇瓶頸,去年和今年上半年發放的大量平台公司貸款的風險也漸次顯形,現金流缺口和貸款投向高度集中以及還款來源過於單一的風險已成隱患,風險將是未來半年乃至更長時間、更大區間內銀行被關注的最主要指標。

  方木/文

上半年中國新增貸款4.6萬億元,如果按照一般認可的全年信貸目標7.5萬億元計算,佔比為61%,基本符合年初制定的3:3:2:2的均衡投放比例。照此推算,那麼下半年每個月的平均貸款增量在5000億元左右。

銀行信貸投放按部就班、不良貸款率逐步降低,一切看起來很美好,但風險就藏在美麗的肥皂泡背後。

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黨組書記、部委委員會副主席焦瑾璞表示:"儘管當前國家宏觀經濟的基本面仍然向好,二次探底的可能性不大,但國民經濟的增速下一步肯定會減緩。 "

經濟增速減緩意味著經濟活動總量的減少以及由此帶來的貸款需求的下降,再加上今年銀行一直期盼加息的可能性逐漸變小,銀行的好日子真的要到頭了。

焦瑾璞傳來了最新的壞消息,他在即將參加央行年中會議之前對本刊指出:"利率作為影響面比較大的貨幣工具,一般中央銀行在使用時都會比較小心。自6月21日進行了匯率改革,擴大了人民幣波動幅度,截至今天(指7月28日,編者註)人民幣25個交易日昇值了0.72%。"

焦瑾璞說,利率和匯率不可能頻繁地使用,央行更多會使用常規的貨幣政策工具,如準備金率、貼現率,包括一些同業拆借市場利率等。

  貸款需求悄然下降

一些銀行貸款需求下降的跡像已經初步顯現。

  先看彈性最大的票據融資。 2009年已經證明,票據是銀行操控信貸數據最有效的工具。

數據顯示,近期票據貼現利率開始回落,表明銀行開始加大票據融資力度,這就是一個明顯的信號。

一般而言,在實體經濟貸款需求不足的情況下,銀行才會增加票據融資來保證貸款增量不明顯低於目標值,正如2009年上半年尤其是第一季度,4萬億元刺激政策剛出台之時,經濟需求明顯不足,銀行未雨綢繆以票據貸款做大天量信貸空間。

6月份票據融資似乎出現了逆轉,在連續兩個月增長之後出現了淨減少,減少量大約為1100億元,但這並不一定表示實體經濟的貸款需求依然很強,而很可能與6月末的貸存比考核因素有關。一方面,商業銀行增加存款的難度較大;另一方面如果要減少貸款增量,那麼票據融資是最容易在短期內進行壓縮的。

當6月份的考核時間點過去之後,票據融資很可能會再次轉正。近期的6個月票據再貼現利率已經開始有所下降,相比6月底最高4%的水平下降了約35bp。

不過,也有一些較為樂觀的聲音。如,管理層在下半年會在某些領域適當實行較為寬鬆的信貸政策,如西部大開發,新能源、新材料、新技術等新興戰略產業,以及小額貸款、中小企業和小微企業貸款,甚至個人消費貸款等,這些領域都是銀行擴大需求的契機。

甚至,銀信合作貸款類產品有25%-30%可能轉回表內也被視為需求的一部分,但這畢竟只是技術手段的調整,並不能完全代表有效的信貸需求。

根據估算,基於貸款的銀信合作產品規模大約在1萬億元左右。在監管機構要求暫停該類產品的發行後,部分存量可能由於無法繼續再融資而被迫轉入表內,估計在25-30%左右,即大約2500億-3000億元,平均每月在400億-500億元。

或許,銀行會有辦法去實現甚至突破7.5萬億元的貸款目標,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大規模地進行政策調整和改變幾乎沒有可能。

因此,即使某些領域政策會很寬鬆,但銀行信貸額度不會大幅上調,相反,從某種程度看,它卻是實體經濟需求不足的間接反映。

上半年銀行的貸款需求主要集中在住房抵押貸款、房地產開發貸款以及地方融資平台貸款,而這三大類貸款都屬於近期宏觀調控的重點,對這三大類貸款需求的限制直接導致銀行可貸項目的大幅減少。

隨著房貸政策繼續從緊和地方融資平台的清理,加上實體經濟下滑導致企業的正常信貸需求也會下降,即使央行放開額度控制,銀行的貸款增量尤其是中長期貸款的增量也未必就能出現顯著回升。

還是數據更有說服力:住房抵押貸款佔上半年中長期貸款增量的25%,而提高二套房信貸條件後,該類型貸款的增量已開始逐步回落,6月份增量僅為1000億元,而上半年1-5月的平均增量為1800億元,降幅高達44%。

再回過頭看,從2007年9月開始的那一輪房地產調控來看,住房抵押貸款增量逐步下降並在2008年一直保持在500億元以下的規模,所以本輪調控對住房抵押貸款的影響還僅僅只是開始,預計下半年月增量可能會進一步降至800億元左右。

目前,從各地傳來的信息顯示,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貸款的自查接近完成,結果顯示風險可控,只有一小部分貸款需要額外的抵押。銀行對這一塊貸款後面也存在放鬆的可能。

其實,銀監會的目的在於敦促銀行評估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貸款激增後的潛在風險,並增加銀行與地方政府的談判力,並不意味著未來將完全禁止該類型的貸款。從最近發改委開始重啟城投債的發行也可以看出端倪。

而開發貸款和按揭貸款也存在政策的盲區。首先是開發貸,在一線城市房價已經畸高、房地產開發飽和度較高的前提下,開發商正在向以前並不重視的二三線城市挺進。針對二三線城市的開發項目,銀行仍會給予貸款方面積極的支持,尤其在其它貸款需求相對不足的情況下,銀行對於這些可貸可不貸的類型肯定會予以放鬆。

按揭貸款的信貸政策也要區別對待。事實上,監管機構只要求銀行加強抵押貸款首付比例和利率的管理,是否可以發放第三套房貸由地方政府決定。目前只有北京和深圳明確禁止第三套房貸,因此,此前上海發放第三套房貸實際並不違反政策規定。

還有一個不能忽視的因素,即基建貸款。

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加快會推動基建貸款的需求仍將較為旺盛,所以基建貸款增量的下降幅度要小於住房抵押貸款。 6月份基建貸款的新增水平仍然保持在2000億元以上,佔中長期貸款的增量佔比為45%,與前5個月差不多,與中長期消費貸款的佔比出現回落形成了鮮明對比。

如果回顧2007年那一輪房地產調控也同樣如此,儘管中長期消費貸款的佔比大幅回落,但基建貸款的佔比卻出現明顯上升,這和固定資產投資層面看到房地產投資增速回落、而基建投資增速回升的趨勢是一致的。

因此,基建投資提速有助於緩和投資回落的速度,但這種"緩和"作用僅僅只是使得中長期貸款需求的回落幅度不至於太大而已。

而且,由於下半年信貸額度總體低於上半年,所以基建貸款下半年的增量也會低於上半年。

從歷史數據來看,只有2008年下半年的基建貸款增量高於上半年,這與當時的經濟刺激政策有關。我們不妨假定今年下半年基建貸款的增量為上半年的70%,和2009年差不多(因為2009年下半年也開始信貸調控),這樣折算下來,下半年基建貸款的平均月度新增水平約為1700億元左右。

綜上分析,可以簡單測算一下下半年銀行信貸供給能力。

根據上面的估算,下半年基建貸款月增量為1700億元,個人中長期消費貸款月增量為800億元,而這兩部分貸款在中長期貸款中的佔比一般達到70%,所以平均每月中長期貸款約為3500億元。

加上銀信合作產品轉入表內平均每月帶來400億-500億元的增量,而下半年每月的貸款增量目標是5000億元,這意味著(票據融資+短期貸款)的平均每月新增量可以達到1000億元,這一水平和上半年(票據融資+短期貸款)的平均月增量是一致的。

因此,商業銀行的貸款供給能力與實際貸款需求大致相當。但這種平衡可靠嗎?

巧合的是,最近央行公佈的銀行家調查問卷也支持這一觀點,即貸款需求確實在開始下降。

根據中金測算的貸款需求景氣指數看,該指數有一定的季節性,所以用同比變動值能夠更加準確反映貸款需求的變化。二季度該指數同比變動值已進入負值區域,顯示貸款需求在回落。

歷史上,在2005年和2008年下半年,也看到該指數的同比變動值處於負值區域,而這兩段時期正好也處於經濟景氣度下滑的階段。

  風險隱藏在哪?

貸款需求的下降還在表面,更大的風險卻藏在存量貸款裡。

據了解,為貫徹落實《國務院關於加強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管理有關問題的通知》,財政部、發改委、央行、銀監會擬聯合發文,就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公司清理,出台更具操作性的文件。目前,相應的文件已在有關部門徵求意見。

本次納入清理核實範圍的融資平台公司是指2010年6月30日前,由地方政府及其部門和機構、所屬事業單位等通過財政撥款或註入土地、股權等資產設立,具有政府公益性項目投融資功能,並擁有獨立企業法人資格的經濟實體。

在2010年7月1日後,地方政府確需設立融資平台公司的,必須嚴格依照有關法律法規辦理,足額注入資本金。學校、醫院、公園等公益性資產不得作為資本注入融資平台公司。

整體而言,徵求意見稿的政策方向是清理已有存量的同時嚴控新增,逐步收斂政府平台貸款在總貸款中的比重,防止此類風險的進一步擴大。

融資平台貸款的準確數據,管理層並沒有給出。近期銀監會透露,今年上半年,政府融資平台貸款較年初僅新增4%,6月末的餘額為7.66萬億元。這一數字疑問頗多。

因為之前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宏觀部副部長魏加寧曾經公開表示,一季度新增貸款40%流向了地方融資平台,如果按此比例推算上半年的融資平台貸款增量,目前平台貸款的餘額已經接近10萬億元。

不過,數據已經不重要,結構分析才是關鍵。從北京銀監局近日公佈的北京市上半年平台貸款的風險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根據統計,第一類平台公司(通過日常經營或項目收益能夠產生穩定現金流,並能依靠自身力量償還貸款本息,可以按照商業化原則繼續支持)的貸款379.28億元,僅占平台貸款的10.83 %;第二類平台公司(通過日常經營或項目收益能夠產生一定的現金流來償還貸款,但存在缺口,部分甚至全部貸款依靠政府財政資金或土地出讓收入償還,如土地儲備中心平台公司)貸款2702.06億元,佔比77.17%;第三類平台公司(管理多個項目,貸款與具體項目無法一一對應,融資、使用和償還由地方政府通過財政統收統支統一管理)貸款餘額420.38億元,佔比12%。

從平台公司貸款的還款來源看,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和政府財政資金還款的平台貸款近九成,存在銀行信貸資金財政化的隱患。

平台公司貸款大部分投向土地一級開發和基礎設施建設,其中還款來源主要是依靠土地出讓收入和財政資金。

截至4月末,北京市以土地出讓收入為還款來源的貸款最多,餘額為1631.67億元,佔全部平台公司貸款餘額的46.6%;其次為自身有經營收益但存在缺口,部分或全部依靠政府財政資金還款的,餘額為1070.39億元,佔比30.57%;再次為完全以政府財政資金為還款來源的,餘額為420.38億元,佔比12.01%。這三類貸款總額達3122.44億元,佔比89.17%,僅10.83%的平台貸款依靠自身經營收益償還貸款本息。

平台公司貸款投向高度集中,隱含的風險更大。按照貸款行業投向分類,北京市轄內銀行投向土地一級開發的貸款餘額達1602.94億元,比重最大,佔全部平台公司貸款餘額的45.78%,其次為基礎設施建設類貸款,餘額1287.83億元,佔比36.78%,這兩類貸款合計佔比高達82.55%,融資平台貸款的投向極端集中。

而在平台公司土地一級開發的貸款中,絕大多數為土地儲備貸款。截至4月末,北京轄內各銀行機構共向16家土地儲備中心發放貸款304筆,餘額1593.97億元,佔全部平台公司貸款餘額的45.52%,其還款來源高度依賴於土地出讓收入。

國信證券認為,結合上半年財政部嚴控地方債發行、僅在6月中下旬發行了共計438億元的地方政府債的情況匯總分析,在73%已發放融資平台貸款具有一定或較嚴重的償還問題、且貸款和債券等直、間接融資渠道不能進行有力支撐和延展、地方政府的資金在短期內明顯收緊的背景下,銀行整體的資產質量上半年仍然進一步向好的結論很難成立。

即使融資平台貸款的相關政策獲得有效的貫徹執行,中長期的確有利於銀行資產質量的穩定,但在短期會帶來政府融資平台貸款資產質量的壓力,雖然最終披露出來的數據可能不會很嚴重,但銀行信貸成本仍有可能上升,進而小幅降低全年業績增速。

近日舉行的銀監會經濟金融形勢通報會上強調:加強房地產開發貸款風險管理,確保政策穩定性和持續性,給部分區域放鬆房貸政策給予提醒;政府融資平台、房地產、過剩產能等領域的信貸風險值得關注;同時高息攬存也進入了政府的監管視線。

由此大膽判斷,風險是未來半年乃至更長時間、更大區間內政府關注的最主要指標,尤其是中長期貸款佔絕對比重,可能導致風險延後的風險正在加大,規模監管的收放與否多數在於風險釋放程度,監管的嚴格在事實上會產生信貸收緊的效果,對於市場有一定的壓力。

截至4月末,北京市一年期平台貸款265.09億元,佔全部平台貸款的7.57%,中長期貸款3236.61億元,佔比92.43%。其中,最長一筆向北京城市排水集團有限公司的貸款3480萬元,期限35年。平台貸款中長期化與政府換屆時間的錯配可能導致風險後延。

對於銀行業來說,通過對於舊貸款的清理和新增的嚴控防止政府融資平台問題的進一步擴大和惡化,此次清理後存量平台貸款在短期內仍不會進行明顯的資產分類下調,不過銀監會有可能相應提高撥備計提要求,對於信貸成本會帶來壓力。